[综合] 在诗意的园林四合院“涂抹”抽象色彩

[复制链接]
查看20 | 回复1 | 2020-9-1 18: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尊敬的“游客”您还不是本站的会员,注册会员浏览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20年6月至9月,北京合艺术中心呈现朱金石最新个展《木字》,建筑、园林构成的艺术空间与绘画、装置等艺术作品展开对话,传统与当代也在进行碰撞。网易艺术非常高兴邀请到艺术家朱金石、策展人雅行、发起人刘钢接受采访,和他们一起走进《木字》展览的台前幕后。因为展览的契机,《过去、现在与未来——抽象艺术的中国回响》的对话在08月23日上演,主持人刘钢和彭锋、盛葳从抽象艺术曾经的故事、当下的思考聊到对未来的展望,从中了解那些不为我们所熟知的点滴,或许也可以引发我们关于抽象艺术乃至艺术全新的思考。

40年的时间遇见园林的空间
朱金石从20世纪70年代加入中国前卫艺术家行列,先后参与了1979年的星星画展、80年代的抽象探索和“公寓艺术”活动、90年代的装置艺术试验、以及2000年以后兴起的中国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和大型装置艺术实践。本次展览为了充分叙述朱金石40余年的艺术实践,共展出了朱金石的30余件作品,其中包括1979年在星星美展显现过的《雨伞》、80年代在居民楼里展出过的抽象绘画、90年代在寓所中摆放过的装置作品、以及2000年后的厚绘画作品。几乎囊括了朱金石各个阶段的代表作品,依循40年的时间轨迹依稀可以看见他关于艺术的探索轨迹与风格变化。但在朱金石看来40年没有什么变与不变,“有些想法、方法不需要了自然就消失了,不要固守某种你认为无法离开的东西,什么都可以放下。”

《乌江处》160x180cm 布面油画2007年

《意外美学二》160x180cm 布面油画2018年
朱金石以往的个人展览大多是在白盒子形制的美术馆,此次展览的四合院显得极为特别,但朱金石更愿意理解成这是随意又有些任性的展览,“没有考虑必须做什么,而是怎么合适怎么安排。”在空间与作品的处理上他坦言“空间处处都有变化,用最简单的方式布置好作品,建筑会和作品相互之间自己形成对话,这是大部分美术馆空间没有的特点。”对于朱金石而言,更为看重的是展览中绘画与装置的对比,“让绘画在装置面前占据优势,让装置显示绘画的功能,这是这个展览有趣的地方,平时比较少有这样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朱金石的作品第一次在园林空间中展示,1979年星星画展的正式展厅是北海公园画舫斋——和合艺术中心四合院有些相似的地方,庭院中心都有水榭。巧合的是当年参加星星美展的《雨伞》成为此次展览最早的作品,“原来挂在中国美术馆东栏的一件作品在这次展览中也挂在了墙的东面,一个墙外展示改成墙里的展示用了40年时间,这个偶然成为了这次展览的起点。” 朱金石在采访中谈到。


合艺术中心.朱金石《木字》展览现场
《木字》:是气场与理念让作品与空间统一
为了体现展览的特殊意义,展览特意以“木字”作为展览的命名。“木”,首义通树,朱金石的厚绘画载体是亚麻布,装置以宣纸为主,这些原料均取材于木;同时,合艺术中心主体框架也是木制结构。“字”既代表朱金石在厚绘画中呈现的笔触,也象征着合艺术中心的建筑造型。
策展前言中同时谈到:按照五行理论,木元素对应的方向是太阳升起的东方,对应的季节是鲜花盛开的春季。基于此合艺术中心也期待本次色彩缤纷的展览,不仅能够疗愈大家在新冠疫情期间遭受的创伤,而且还会给大家带来快乐和希望。
相比较合艺术中心曾经举办的展览《园音》、《停云》等展览,合艺术中心创办人、本次展览策展人雅行认为《木字》最大的挑战在于作品的选择,尤其是占比最大的厚绘画系列,“在同一个风格的厚绘画作品中主要是色彩的区别,所以更多需要考虑的是,选择怎么的作品才能跟我们这里气场相近。“在雅行看来,四合院空间有自己的气场,而任何一位艺术家和其作品也呈现出一种气场,”两个气场我视之为是两件艺术品,所以任何一个展览也是气场接近的两件艺术品在对话,而能不能融洽的对话是有难度的。”在直观的视觉上一个建筑、园林是具象的存在,但在雅行看来这与抽象艺术并不矛盾,“在我们看来园林空间是中国传统文人文化的表现,其实它有很写意的部分,我认为抽象艺术也有很写意的部分;园林空间与抽象艺术的共同之处还在于它们都可以使人想象或者静思。”

合艺术中心.朱金石《木字》展览现场:《失去白云》2017年

《失去白云》160x180cmx3联 布面油画2017年
作为本次展览的发起人刘钢也谈到空间与作品的统一之处,“首先是理念,朱金石的作品一个重要理念就是天人合一,而建筑四合院其实也是天人合一的。”虽然雕镂画栋的建筑装饰可能会对作品的展示有所,但在刘钢看来如果是作品选得好、布展布的好,便会形成一个互补,而这也成为他发起本次展览的一个契机。除了绘画与装置的对话,刘钢还列举了自己比较喜欢的几处布置:一是2007年的《乌江处》与2018年的《意外美学二》形成的呼应,将不同时期的作品进行对比——一幅沉稳、一幅活跃;二是《初念》三联画没有挂在幕墙,而是架在中厅,这就使得绘画像装置一样和建筑空间融在一起。谈及抽象艺术的价值,刘钢直言:“抽象艺术打开一个天窗,使你的审美摆脱了你的眼睛,而你进入到你的内心。同时是收藏家的刘钢对抽象艺术的市场价值表示乐观,在他看来,近几年市场表现强劲的,如赵无极、朱德群、吴大羽等都是以抽象艺术著称,并且他们的价格都处于持续上升的过程中,“无论从收藏的角度,或者从投资的角度,我觉得抽象艺术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刘钢在采访中谈到。

合艺术中心.朱金石《木字》展览现场:《乌江处》2007年

合艺术中心.朱金石《木字》展览现场:《意外美学二》2018年

合艺术中心.朱金石《木字》展览现场:《初念》

合艺术中心.朱金石《木字》展览开幕现场:左起:展览发起人刘钢,合艺术中心创办人、策展人雅行,艺术家朱金石
聊聊中国抽象艺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作为展览发起人的刘钢在展期内主持召开了题为《过去、现在与未来——抽象艺术的中国回响》的对话,邀请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彭锋和《美术》杂志副主编盛葳两位在抽象艺术方面有深入研究的专家和学者共话抽象。
刘钢首先从抽象艺术的开始时间聊起,盛葳介绍了抽象艺术的历史,“严格意义上被定义为抽象艺术,大概是在20世纪的第二个十年,1910年后开始的,比较有代表性的像康定斯基、马列维奇、蒙德里安都是那个时候出来的。但是我想强调的一点是所谓“抽象艺术”并不是说是一个单独的门类,实际上跟当时其他的前卫艺术、现代艺术是处于一种交叉的关系当中,比如表现主义、立体派等。” 盛葳随后介绍到中国抽象艺术的产生大概和欧洲同期,或者是晚十几年。从20世纪20年代就开始有中国艺术家到欧洲和日本留学,而那时欧洲地区尤其是西欧地区的抽象艺术已经开始传播了,因此很多艺术家也会受到影响。包括在欧洲留学的庞薰琹、在日本留学的赵瘦——最近十几年来他才被注意到,以及再晚一些的天津美术学院最早的创始人李骆公等。
刘钢陆续抛出:抽象艺术的标准,抽象艺术的形象——朱金石和余友涵的作品中几乎看不到形象,北京、上海以及全国各地的抽象艺术发展情况,中国的抽象艺术的派别,抽象艺术的民族化,中国水墨与抽象艺术的关系,抽象绘画之外的中国抽象雕塑,中国抽象艺术研究的现状等问题。在谈及中国抽象艺术的未来时,彭锋直言抽象是每位艺术家个人气质与个人经验的表达,所以抽象会变得越来越个体性。“在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今天抽象艺术家不能相信潮流,因为没有潮流。抽象艺术作为潮流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再也不可能有。”同时他也认为看起来越不抽象的抽象,或许可能会有生存的空间。盛葳谈到今天被称之为抽象艺术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比如说朱金石、谭平等,他们和他们的作品都是非常有前途的,“我们现在没有谈论抽象艺术,而是谈论这些艺术家,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放在国际平台上,他们都有一种独特性,而且这种独特性可以形成一种合力。”同时他认为中国抽象艺术是不是有前途取决于这批艺术家能不能从理论被定义为抽象,但是“这是理论家的事,不是艺术家的事。”


《过去、现在与未来——抽象艺术的中国回响》现场 左起:刘钢、彭锋、盛葳
有些问题我们会一直谈论,关于抽象艺术或者艺术,谈论也许不会有标准答案,也许我们并不为了标准答案,谈论的价值在于它促使我们有更多的思考,仅仅是这些思考就足以使我们快乐——因为这是关于艺术。它更可以使我们快乐的期待、遇见下一次关于艺术的展览、关于艺术的对话,以及一切关于艺术的精彩。
(图文参考资料来自合艺术中心)
                    
                                                                                                                                     本文来源:网易艺术                              责任编辑:侯瑞亮_NBJ9752
a125fx | 2020-9-11 12: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你,一直在看着你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