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它是今年最drama的综艺,没人反对吧?

[复制链接]
查看13 | 回复1 | 2020-9-14 19: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尊敬的“游客”您还不是本站的会员,注册会员浏览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如果评今年最drama的综艺,《明日之子4》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上周六,这档节目终于落幕了 。
他们似乎在打一场早知道结果的仗,不问成绩,只想好好和陪伴了一整个夏天的舞台告别。

《明日之子》前三季的冠军毛不易、蔡维泽和张钰琪也到场助阵,显示了不俗的live实力。

最终,气运联盟”以93100285票,高出第二名6000多万票的优势,成为冠军;“午睡留声机”、“水果星球”分列二三名。

01.
从渴望胜利,到人人想“逃跑”?
《明日之子4》开播的前三期让人眼前一亮,有趣的素人,追梦的少年,各式乐器轮番上阵,再加上朴树、梁龙、郎朗、邓紫棋这样优秀又善解人意的导师。
它像是一匹黑马,给夏天的综艺档添加了一丝新鲜。

少年们意气风发,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最强的,眼里写满对胜利的渴望。

然而,随着淘汰的来临,赛制的不合理被放大;再加上选手多是素人,他们的“不可控性”,导致节目里戏剧化的场景一次次上演。
第二轮淘汰赛时,已经出现了选手争“淘汰席位”的名场面。
轮到“水果星球”选人,先是闫永强拒绝加入。

后有马田原出口名句:“咱们不是一类的水果,你们不需要我。”

换“午睡留声机”选人时,沈钲博希望哈拉木吉能加入,对方却只想做一次脱缰的野马。

按照哈拉木吉的话说,在《明日之子》的每一天都像是在平底锅上煎熬。

本以为午睡留声机会继续争取其他选手,没想到沈钲博突然走向哈拉木吉,“我跟你一起走”。

新队员一个没选,还搭了一个。

就连晋级稳稳的“气运联盟”成员李润祺,也萌生了退赛的想法。

因为规则原因,想选的队员不能选;做出的音乐作品不满意等一系列问题的积压,李润祺一度失去了直面作品的勇气。

经过了两次淘汰的洗礼,跌跌撞撞地组成了五人乐队后,成员们对能否得冠军已不那么在乎。
低人气选手放弃了抵抗,能留下作品就好。

高人气选手,同样不快乐。
就在半决赛录制前夕,胡宇桐在微博上询问乐评人臧鸿飞:
“您帮我看看,具体怎么打(鼓)不愣呢?”

似乎自己少有的、能引以为傲的东西,正在逐渐崩塌。

后来胡宇桐被救护车拉走,事后他在微博小号发文称:
“只有朴树老师,紫棋老师懂我……我对鼓的坚持对音乐对乐队的坚持就到这了,我不想再被气到心脏病 。”

而臧鸿飞则在微博上暗讽胡宇桐“简单点”,隔空回应。
后来两人还在半决赛的舞台上当面和解,高潮一出接一出。

而一直以来的“逃跑大户”鞠翼铭和沈钲博,依然一言不合就暴走,想去外面一个人静静。

就连“最真情实感”的朴树,录到第9期也开始倦了,又上演了乐夏里回家睡觉的经典一幕。

直接对节目组说,以后他不来看彩排了。

决赛直播时,更是表示自己不想当导师了。
“为人师表和冒充长辈实在太累了,因为我也是孩子。”

或许一切都要从欧阳娜娜在一公时,投出的那张同情票说起,这样的一个决定带来了后续的蝴蝶效应。
又或许,《明日之子4》的决赛落幕对选手和导师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02.
骏马要看它的眼睛,勇士要看他走过的路
有人会说,既然节目组和赛制如此迷惑,为什么还有观众不舍得关掉它?
或许,正是因为《明4》这群可爱的选手,挽留住了观众吧。
此次,“民乐”是节目的一大特色,节目里的民乐组选手也都留下了鲜明的印象。
马头琴哈拉木吉,不仅一个人承包所有编曲工作,还要兼职呼麦。

粉丝们喜欢亲切地叫他“草原公主”,说话直接的他每次开口都是梗。

“刚”是梁龙对闫永强的评价,节目里无论年龄大小,选手都喜欢叫他“强哥”。
在导演采访闫永强的时候,他表示二手玫瑰没有把唢呐和乐曲做很好的融合,后来没想到梁龙成了自己的导师。

一支唢呐走天下的他,一公、二公接连受挫,他这才发现原来将唢呐融入舞台是多么难的一件事;

强烈的自尊心让他一度想要离开舞台,后来,闫永强开始尝试展示新乐器巴乌、电吹管,靠着自己的力量“尽量不给乐队添麻烦”,存活了下来。
尽管过程艰难,但在《明日之子》的舞台上,闫永强实现了自我怀疑到自我突破的转变。

央音的徐洋拒绝导师的安排组建民乐队,理由是:
“我在学校随时可以玩这些东西,来明日之子,就是为了挑战的。”
徐洋的校友付思超也谢绝了朴树老师帮他们改歌的好意。还特意录了一段视频感谢朴树老师,虽然很感动但自己想重新写一首。

同样的,朴树的心头肉张旸也没有采用朴树给他们的改编版本。

这群选手非常自我、大胆,他们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也有着作为一个预备音乐人的坚持和骄傲。

同时,他们又是很冲动的,只要是为了音乐好,他们的行动多是不计后果的,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
鞠翼铭和赵珂这对曾经大势top2的cp,因为音乐理念不合,鞠翼铭也顾不得人气,选择主动解散,亲手拆了cp。

他们不愿意被束缚,也不愿意故步自封。
玩重型、玩放克、玩金属,尽管看起来还生涩无比,但毫不羞怯地把心里的想法展示给了观众。

就像萨木哈尔说的,“骏马要看它的眼睛,勇士要看他走过的路。”
只要遵从内心的声音,这一趟明日之旅就没有白来。

03.
有一群伙伴,比啥都浪漫
在《明日之子》录制前,选手们被集中在酒店隔离14天。
那段时间,他们建立了初步的友谊,也发生了很多故事。
像是鞠翼铭和赵珂,就是在那段时间打扑克相熟的。后来的选人环节,鞠翼铭更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赵珂。
当时一起参与录制的选手,有一位叫徐阳扬的男孩。
他是武星的发小,虽然录制了初选,正片里却没有一个镜头。

他像是掉入了时空缝隙里,很多人直到决赛才发现,有这么一个人。
决赛夜,徐阳扬发了一条微博,视频里是其他选手冲着他的方向挥手,喊道:“徐阳扬好帅!”
即使没有一起并肩战斗过,但这群男孩已经把他视为自己的一份子。

对这群选手来说,这个夏天最大的收获大概只有这一群伙伴了。
一公时,奶拽杨润泽发现自己能力不足,和同组的王舜禾相比,自己不懂编曲,所以只是最终在舞台上表演了一下,并没有参与到歌曲的创作中。

后来,张旸和小智接纳了他。有观众喜欢叫他们张旸爸爸和小智妈妈,两个人就像是家长一样包容着他,围绕着杨润泽量身打造音乐。
在合适的队友带动下,杨润泽找回了活力。
指弹吉他张嘉元来到了银河系乐队,无论是气场还是音乐喜好都出奇地一致,在二公取得了第一的好成绩。

而因为赛制的原因,很多低人气团体必须解散。尽管加入了高人气的组合,他们内心还是对原来的伙伴带着一份信念。
马田原说我要带着彩虹小马达的梦想前进;王舜禾说我可以打鼓,但只当“发条月亮”的主唱;张嘉元对马哲说,你加油;马哲却直到决赛还在惦记着,以后和“彩根”的人可以一起组乐队。

可能比赛结束后,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能如愿和自己的小伙伴在一起继续音乐梦。
但就像何老师说的那样:
“只要你没有忘记你的伙伴,2020的这个夏天就不会消失; 只要你的伙伴还没有忘记你,2020这个夏天的你们就不会走散。”

《明日之子4》的剧情足够drama,但大部分的明子也足够赤诚。
属于他们的未来才刚刚开始,请不要忘了彼此。





网易新闻 | 娱乐频道 出品
                    
                                                                                                                                             本文来源:稿事编辑部                              责任编辑:孙艺琳_NK5261
!!浪起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